《狩猎》—— 有色眼镜一旦带上,就难以摘下

击木长歌     2017-12-01

有色眼镜一旦带上,就难以摘下。

本无意提及最近传播的沸沸扬扬的“三色事件”,只是今天要聊的电影严格意义上来说与其隶属同一题材。

从事件发酵至今,作为一名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直在观望、气愤间循环,其间也看到一些大号跳出来呐喊,呼吁人们理智、冷静,静待真相。彼时我对这一行为非常不屑,认为这些人若无其事地站在各自的道德高地,未免过分理性、冷血、缺乏人味。

直到看了这部电影,才释怀了那些人的“淡定”,并讶于众口铄金的力量,也感叹被镇压于公众暴力之下的真相是何等悲凉。

今次只聊电影,不论实事。只聊这个因为绯闻、谎言与怀疑毁掉了一个男人一生的故事。

《狩猎》,豆瓣评分:9.0。

这部电影是导演托马斯·.温特伯格继1998年《家宴》十多年之后,第二次参加戛纳电影节的作品,该片荣获2012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最佳男演员奖,同时也获得2012年欧洲电影奖最佳剧本,以及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演员(米克尔森)、最佳剪辑多项奖项提名。

整部电影的基调冷静、克制、绝望又压抑。正如故事发生的背景,冬季,清冷的小镇。它没有用音乐渲染人的悲凉与愤懑,也没有受害者歇斯底里的控诉,更没有迎来最终让人欢呼的正义的审判,留下的只是一个又一个发人深省的命题。

敲黑板,以下内容涉及剧透


刚刚离婚的卢卡斯在一家托儿所工作,心地善良个性温和的他很快就受到了同事和孩子们的喜爱。其中一个名叫卡拉的早熟女孩是卢卡斯好朋友的女儿,由于父母疏于照料与男主尤为亲近。某天,女孩幼稚而单纯的送了他礼物和吻,但对卢卡斯来说,他必须郑重告诉卡拉,爱心和吻只能送给家人,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举动将他的生活推向了风口浪尖。

卡拉报复性的谎言让卢卡斯背负起了性侵女童的罪名,一时间,这个好好先生成为了整个小镇排挤和压迫的对象。好友的反目成仇,儿子惨遭欺凌,爱犬莫名被杀和陌生人的恶意让男主几近崩溃,而即使卡拉数次不经意间吐露真相,承认其实什么也没有发生,是自己胡言乱语,但人们却认为这是孩童选择性遗忘的应激反应。

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让他们只愿意相信自己想相信的。

影片高潮部分,饱受歧视并惨遭殴打的卢卡斯愤怒却克制地走进教堂,他用几近绝望而凌厉的眼神望向卡拉的父亲,这位昔日最好的朋友。此时,卡拉的父亲透过男主坚毅的眼神,似乎已然明白事情的真相。半夜,卡拉再次向父亲坦白,卢卡斯确实什么都没有做。可事到如今,对卢卡斯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弥补。



真相终于大白天下。

而恶意却并没有随着卢卡斯的重获清白而划下句点。

一年后,卢卡斯带着儿子回到小镇与友人相聚。每个人看上去都友好又热情,握手、拥抱,表现地好似一如往前,只是心底的那层隔膜透过眉眼神色还是表露无遗。

最后大家一同去森林狩猎,卢卡斯正靠近一只麋鹿,突然远处一发子弹射来,击中了他身边的大树,卢卡斯一阵惊惶。

这时导演给了远处举枪的人一个背光剪影,卢卡斯也看不清他到底是谁。我认为导演的意思是告诉大家,举枪的人可能是曾经那些心存偏见的人中任何一个,这一枪是暗示也是警告:一切都回不到过去,即使什么也没有发生。你走吧,我们无法再重新接纳你。

这响亮的一枪彻底击中了卢卡斯的心,也击中了观众的心,他就像一头森林中随时会被瞄准的麋鹿,哪怕坦荡光明,却难逃暗处举起的冷枪,也难逃人性的执念与偏见。

原来,有色眼镜一旦带上,就难以摘下。

影片的结尾巧妙深邃,那种从脊背后陡然升起的寒意,让人唏嘘。

看完电影我反复设想,倘若让你我身处这个谣言四起的小镇,看到众人言之凿凿地指控,我们会做怎样的价值判断?我们不会质疑吗?我们能保持理性直到迎来真相么?

既然善与恶、是与非的界限如此模糊,作为普罗大众的我们,究竟要以怎样的态度和视角去审视这个处处布满耸动新闻的光怪陆离的世界呢?

作品转载自知乎,作者发条欣,微博:欣xin_R,已授权。

举报


My-commit

Latest_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