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医闹碰瓷儿大戏甚是精彩,一大波戏精告诉你什么叫恩将仇报

红毛鸡     2017-10-09

最近,医院里不大太平,总有那么些个极品戏精,在接受完医护工作者的悉心治疗之后,给自己加戏,剧情还甚是狗血,让人听后大为震怒......

10月6日,@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发微博称,“坐标浙江长兴县某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三天前,一个患者做了开颅手术。今天中午,家属向医生要患者的头发,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解释交涉了很久,暂时还不知道结果。”

随后,疑似当事医院的一位网友把自己及其他医院的这般遭遇分为三季:第一季为手术后,家属称患者的金项链不见了,于是索赔了12000元;第二季是前段时间的剪衣服救人却赔偿患者衣物事件;第三季就是这个奇葩的要头发事件了

还记得“2017年9月19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抢救一昏迷患者,因剪衣事件赔偿患者1000元”的新闻嘛?

同样的事情,9月23号在上海的一家医院再次上演。家属在收到患者衣物后,仍向ICU衣物人员索要,并谎称内有2000元现金,后经调取监控证实其纯属撒谎

衣服、财物都有价码,都好赔;可这个头发,该怎么办呢?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家属讲的这个理由,是非要患者原来的头发了!可三天过去了,按照医院的工作程序,肯定都作为医疗垃圾处理了呀!看来索要这些“受之父母”的头发,是绝不可能的了!

10月7日,@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再发微博,介绍事件后续处理结果。“当事医生表示,经过沟通,事情已经解决,家属表示理解。目前开颅手术的患者状况良好。”

但至于事情是如何解决的、家属是如何理解的,就不得而知。从描述来看,字里行间传递出这样的信息可以理解为:事情应该是本着合情、合理、合法的原则解决的,至少不太离谱。

这看似意料之外的事情,实际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为从9月21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护人员赔給索要衣物的患者家属一千元钱那一刻起,公序良俗就已经颠倒,恩将仇报的事件越来越多

半月时间,医院出现三例奇葩事件,从衣服索赔到无中生有再到头发索赔,理由一个比一个奇葩,赔偿数额一步步升级,难道是把医院当成唐僧肉了吗?难道是你想吃就能吃吗?借口无底限,令人脑洞大开!道德滑坡沦丧,令人汗颜!

在医患的这场索赔纠纷里,就算医方万事思量百般周全,哪怕你衣服财物当文物似的保管齐备,可是百密终有一疏,头发!最终还是没想到吧!

我相信不管是在哪个国家,相比较身外之物,生命安全才是第一位。在医疗救助的过程中难免会出现一些身外之物的破损,这些都是可以被理解的。之所以发生术后家属索赔头发,捅破窗户纸打开天窗说亮话,还是有前车之鉴赔付在先,一次不好的判决起到了恶性的榜样。即使你医护如何的谨慎小心,也无法预防这些索赔事件的一次又一次发生

这次是“索要头发”,下次说不定又有索要剪去的指甲、切掉的组织、摘掉的眼睛呢?医院总不能把全身可能的组织、器官都列个表格与病人交接吧?!

因此,医院一味退缩,终将无路可退。那么,有什么好的办法么?

▼有相关法律可依,坚决依法解决,绝不能轻易妥协、委曲求全、花钱消灾;

▼在没有相关法律或法律不健全的情况下,作为医院管理者应当拿出作为领导的魄力,发挥为医服务、建言献策的作用,早日促进相关法规的建立和完善。

不管是个别肮脏人性的问题,还是体制完善带来的阶段性诟病,都希望此类事情能够得以正确解决,因为这牵涉到一千多万医者的尊严,牵涉到整个中华民族的道德指向,牵涉到整个社会的文明建设,牵涉到司法系统的廉明公正!

一个救人剪衣赔偿事件想必已经让许多道德低下的人跃跃欲试、对医院磨刀霍霍了,不能让一个“头发索赔”的企图得逞!

举报


My-commit

Latest_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