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殓师”——从结束的敬畏领悟开始的珍贵

泡泡丸     2017-08-25

生与死,历来是众多哲学、艺术作品中被广泛讨论的话题。而浸透着“哀物”气质的日本,对于生、死的感知、思考,常常是最为纤细动人的。第81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奖的获奖作品“入殓师”,就是一部演绎生死哲学的优秀电影

小林大悟是一名优秀的大提琴手,他不惜巨资贷款购买一把昂贵的大提琴,为的是在东京这个冷漠、快节奏、生活成本极高而又无依无靠的大都市里谋求一份体面、稳定而又收入较高的工作。不幸的是,乐团因竞争激烈经营不善宣布解散

万念俱灰的小林望着刚买不久的心爱的大提琴一筹莫展,昂贵的房租,为购买大提琴而欠下的巨额贷款,不知何时才能找到下一份工作!他可是从幼儿园起就开始与大提琴相伴,30几年来,他的生命已经融入了这把含着他所有喜怒哀乐的大提琴…

他不知道,这一切该如何向美丽贤惠的妻子美香交待。善良体贴的美香得知一切后,毅然放弃了大都市优越的生活条件和自己的工作,毫无怨言地随同丈夫回到乡下——小林妈妈留给儿子的房子,过起了简单的乡村生活

小林艰难的寻找着下一份工作,报纸上一则招聘启示吸引了他:一份与旅行有关的工作,送旅行的人安稳地上路,待遇优厚.面试时,小林却着实被吓着了,原来这是一份与死亡密切接触的工作——为逝去的人举行纳棺仪式——当着逝者所有亲属的面为逝者净身,穿衣,化妆直至入殓。为了生计,他决定向妻子隐瞒实情,他准备试试

进入公司的第一个活儿是小林在万般尴尬的境况下作为‘死人模特’为公司录制了一盘宣传用的VCR。身为模特的他此时并无心情体会社长佐佐木先生体贴周到极其人性化的服务,最重要的是社长在纳棺仪式中那发自内心的对于逝者深深的尊重。可,社长的有意安排换来的却更加剧他对这个职业的厌恶

社长并没有失望,他认定这个敏感细腻又善良的大提琴师非常适合这个职业。终于,小林和社长接手了他来公司后的第一个活儿:为一个死亡2周后才被发现的孤寡老人纳棺。出于对逝者的尊重他们未戴口罩,闻着尸体的腐臭味,小林止不住的呕吐

而慈祥的社长却平静地为这位逝者进行了一丝不苟的纳棺仪式。半路,小林下车去泡澡,他拼命的洗拼命的泡拼命地闻自己身上的气味。出来时,他意外地发现澡堂的主人依然是他童年熟悉的街坊——和蔼可亲的老奶奶!并且同时遇到了前来劝说老奶奶卖掉澡堂盖公寓挣钱的她儿子一家三口

老奶奶热情地招呼着这个童年父母离异而又乖顺要强的孩子,小林带着久违的温暖回到了家。望着妻子餐桌上宰杀好的鸡,他条件反射般的反胃。他开始对这个工作产生了动摇

又一次,他和社长迟到了5分钟到达丧者家里,被悲恸至极的亲属恶言相向,言语和神态透着对他们这个职业的鄙视。这次,他们见到的是一个生前被疾病折磨殆尽的女尸,死者形容枯槁,痛苦万状,看上去极其令人揪心并且让人心生恐怖。灵台上,却是放大的美丽祥和的女人照片

社长深深地望了几眼女人高贵美丽的照片,开始轻柔的帮女人慢慢抚平痛苦的面容以及因痛苦紧抓在一起的僵硬的十指。他细腻而充满敬重的为这个生前受尽病痛折磨的躯体净身,依然像她活着一样,在她所有亲属面前,他恰到好处地操作让她带着生前应有的尊严,他轻轻地,柔柔地,充满着慈爱,生怕惊扰了静静睡去的女子。穿上和服后,他轻轻地褪下女人蔽体的布单,穿袜,穿鞋,直至抚平衣服上最后一个细小的皱褶。他轻轻梳着女人的每一缕发丝,然后慢慢地按揉女人的脸。终于,女人痛苦万状的表情变成了一张表情安详的脸,他端起化妆盒,为女人开始化最后一次妆。丧妻的男人终于从悲痛的暴怒、恐怖和焦躁中解脱出来,望着亡妻越来越栩栩如生的脸,他脸上出现了深深的怀恋和释然,一旁,原本惊恐哀伤的小女孩终于低泣着喊出‘妈妈’

“请问,夫人生前最爱的口红在哪里?”社长抬头郑重地问

男人出神地望着妻子安详的脸一时没反应过来,小女孩迅速站起来,拿来了妈妈生前最爱的口红

“这是她一生中最美的一次。”男人深情的说着,留恋的望着亡妻的脸

小林被深深地震撼了,社长的手不亚于他拉大提琴的手,那么灵巧而富于情感,他手指的舞动,瞬间使生命恐怖的终点变成了幸福祥和,并且使旁观的生者释然。小林从内心深处接受了这个职业并且深深地爱上它。甚至当得知他职业真相的朋友们对他的鄙夷以及妻子以离家来要挟,他都没有动摇

妻子的转变发生在澡堂老奶奶的去世,他带着依然反对他并且已经怀孕的妻子参加了他亲手为老奶奶做的纳棺仪式

老奶奶生前的和蔼可亲以及慈爱被小林再现后,不仅老奶奶儿子一家三口终于悲痛着开始怀恋着妈妈的一切,小林的妻子也在泪眼婆娑中回味着老奶奶生前曾对她不经意而又是刻意说过的话:“你要,多担待大悟,你要,多体谅他,大悟这孩子不容易,自从6岁父母离异后从来没在他妈妈面前掉过眼泪,他从来都是自己默默的承担一切,每次,他来澡堂泡澡时自己默默的流泪…”

美香也拿起了纸巾,轻轻地为老奶奶净面,那是亲人才具备的权利。小林不忘为老奶奶系上她生前最爱的丝巾。鲜花丛中,老奶奶带着满腔的慈爱走了。在澡堂里泡了50年澡的殡仪馆大叔——老奶奶的老相识,亲自按下火化炉的电钮,为老奶奶打开了往生的门…他没有悲戚,他像絮叨家常一样对老奶奶儿子说着老奶奶生前的事,脸上满是超然

小林在河滩边寻找着石头,终于,他把一颗光滑的小卵石放在妻子手心里让妻子感受着,妻子也终于明白了他常常对着发呆的一块粗糙的大石头

那是他6岁时,父亲送给他的,父亲告诉他,这代表一种愿望,你握着石头感受到的,就是送给你石头的人对你的美好祝愿和期望。可6岁后,他再也没见过父亲,30年了,父亲在他脑海里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他只是经常对着石头发呆。他恨父亲

一封寄给小林妈妈的电报恰在此时来到。父亲客死异乡,同事从他的遗物中发现了这个唯一的地址和联系人:他曾经的家,令他牵肠挂肚了几十年的家。相同的是:母亲将父亲喜爱的大提琴唱片保留了将近30年,那么完好,直至两年前去世,她将她和他共同的家一起留给了儿子

父亲的同事告诉他,自从几十年前,父亲来到这里,一直是孤身一人,寡言少语。被发现死亡时,身体已经僵硬。小林掰开父亲放在胸前死死握住的僵硬的拳头,一颗光滑的小卵石掉了出来…

小林粗暴的阻止了殡仪馆抬尸的服务人员,而妻子则面对惊怒交加的服务人员自豪的说:“我丈夫,是入殓师。”

小林轻轻地给父亲刮脸,终于,这张陌生的脸逐渐在他脑海里变得清晰起来:父亲专注的在一旁看着他练琴,那眼神,深深地,深深地,全是爱!他终于哽咽着,泪水悄然滑落直至恣意横流,他也终于叫出了30年未叫过的称呼:“爸爸…”

无论在哪个国家的文化中,死亡都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它通常伴随着杀戮与罪恶,犹如尖刀般刺痛人们的心灵。不同的是,“入殓师”向世界展现了日本对待死亡独特而理性的思考。通过一个看似神秘的职业,一个温暖人心的小故事,影片表现的死亡就像一场场神圣的仪式,善与爱的力量如同清水涤荡人们的心灵,这或许也是“入殓师”能够力压群雄,在竞争激烈的奥斯卡典礼中夺得最佳外语片的原因吧

举报


My-commit

Latest_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