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淫幼女+虐杀:这是一部值得思考的香港三级片

泡泡丸     2016-12-30

对于香港电影,小编的印象似乎一直停留在00年代以前

从武打、喜剧到警匪、惊悚,香港电影开创了一个独属于它的黄金时代,也给几代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回忆。

不知什么时候起,对香港电影的关注逐渐消退了,尤其从00年代以后,能留下很深的印象的香港电影,可能屈指可数而今天要介绍的这部香港电影——《短暂的生命》,可以说拍得不好,口碑也不高,而它的主题却能压在人的心头,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最初被这部电影吸引,纯粹是因为设计诡异的海报和那句简短的电影介绍语:“我叫何曦儿,我死的时候十一岁”。

影片开头便是一个小女孩的自我介绍,也就是上面提到的那句介绍语。接下来便是一个男声的旁白,大抵是说本片所叙述的故事是真的,但是要对故事中的人物身份进行保密,用了假名,也对故事内容稍作了些修改。不过有意思的是,在这些旁白开始前,影片打出了“本故事纯属虚构”的字样

接下来,便是一次朋友间的聚会,真正的故事也由此开始:导演兼地产商的罗先生询问了一些有关强奸的事情,并由此从港岛西重案组女督察“猫姐”林妙翠那里听来一宗女童虐杀案。

两年前,警务处处长助理王瑞芳为了一个已经快要结案的案件,要求亲自审理犯人李碧琪,这个案件就是女童何曦儿虐杀案。

在王长官进入审讯室后,手下收起了审讯室内的摄像头(至于为什么收,常看香港警匪片的人应该都懂王瑞芳开始询问犯人李碧琪的相关信息,并且一言不合就开始拿文件夹抽打。

之后,王瑞芳询问李碧琪是否打死了自己的女儿,李碧琪供认不讳,但坚持自己是错手打死女儿的,王瑞芳对“错手”这个词表示异议,并认为李碧琪在口供上撒谎。原来,李碧琪的女儿何曦儿被李碧琪的男友长期性侵,而李碧琪在口供上却坚称自己对此不知情本来,李碧琪杀死自己女儿的行为已经够判了,无需再纠结于对性侵知不知情的问题,因为二者会取其重者判刑。但王瑞芳却一直坚持要查明这一点,甚至不惜用枪威胁,并说出一些比较下流的手段来恐吓李碧琪,最后,不惜扒光李碧琪的衣服搜身来击溃她的心理防线。然而,李碧琪仍坚持自己对女儿被性侵的事毫不知情。

另一位女警廖长官的询问方法完全不同于王瑞芳的暴力,然而却更让人绝望。她在李碧琪的面前播放了他们从李碧琪男友处搜集来的录像带,而录像带的内容正是男友凌辱自己女儿的过程。可怜的曦儿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却还是无法阻止悲剧的发生。李碧琪绝望的闭上眼睛,却被女警强行扒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录像,也就出现了电影宣传海报上那恐怖的一幕。

其实,李碧琪何尝不知道自己女儿的遭遇,她与男友的床和女儿的床之间只有一片床帘,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何尝不知道自己男友在耳边做出的那些恶行。然而,她选择了忍气吞声。

在女儿不断的穿内裤,以为穿九层内裤就能保护自己,能让母亲有所察觉时,李碧琪没有一丝反抗

但是长期的压力最终在女儿碰倒一杯水时爆发了,自己身上长久的凌辱让李碧琪将自己的一腔怨气转成了在女儿身上的那一下下抽打,最终也亲手葬送了自己女儿的性命。

王瑞芳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只能决定明日再审。回到家的王瑞芳因为突然变得暴躁的女儿回想起几年前发生的事:那时的王瑞芳下班刚到家,就听到了房间里传来的女儿惊恐的叫声。王瑞芳砸开门锁,却看到自己的女儿缩在一角,而丈夫正在紧张的穿裤子。

这,也正是王瑞芳必须逼着李碧琪说实话的原因,因为她们有着相同的遭遇。不同的是,王瑞芳利用法律手段将身为监控官的丈夫送进了监狱。她的处理方法保护了自己的女儿,也让女儿走出了心理阴影。

另一边,李碧琪在监狱中自杀未遂,被送进了医院。也因此,王瑞芳从李碧琪那里听到了一段让人悲愤的故事:在李碧琪小的时候,他的父亲就经常偷看她洗澡、换衣服,趁着她晚上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