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大招风》内地送审结果很简单--“不通过”

带馅的烧饼     2016-12-14

《树大招风》与《三人行》几乎同时出炉,虽然《三人行》被冠以“银河20年回归之作”,但我认为《三人行》如果不是杜琪峰执导,或者《树大招风》能在内地无删减上映,那么《树大招风》 绝对扛得起“银河印象20年回归”的大旗,因为《树大招风》才是当年所熟悉的“银河”,精彩且深刻;

《树大招风》有三名主角,分为三条叙事线,于是就由许学文、欧文杰、黄伟三位导演联合执导,三种不同的表现风格使得每个人物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气场,但意外地是,三位银河印象中“小字辈”的导演却恰恰找回了90年代“银河”应有的神韵;

电影的英文片名“Trivisa”来源于梵文,取佛教用语“三重炼狱”之意,本意是“贪瞋痴”,海报中对片名的注脚是“人性的迷失、贪婪和仇恨”……

季正雄是一名贼,抢劫、扒窃什么都做,打一枪挪一地的犯罪手法十分的低调,虽然“贼”听起来都是胆小怕事的猥琐之流,但季正雄恰恰不同,他做事阴狠,遇到威胁到自己的人,他会直接灭口毫不留情;

一次季正雄被几个便衣警察盘查时险些暴露,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在大街上枪杀了这几名便衣警察后逃之夭夭,警察多年抓捕竟然毫无线索,“季正雄”从此成为所有罪犯心中如雷贯耳的名字;

叶国欢,是一个悍匪,香港第一个敢在街面上用AK47抢劫的悍匪,他一人端着AK,火力压制的警察不敢抬头,接着在街上十分钟连抢五家金店后撤退,一段监控视频的曝光,使得全香港为之哗然;

但刀尖舔血的匪徒却不像表面那样风光,他去找黑市销赃,撕破脸才能得到抢来黄金的四成利润,为了这些金子还搭上了自己兄弟的一条性命,在海上悄悄祭奠自己兄弟时,叶国欢发现了一批走私家电去内地的黑船;

询问后得知,这帮人走私几趟家电赚的钱比自己端着枪拿命抢的钱还要多得多,不由得叶国欢陷入了思考,这种不用随时掉脑袋的还能赚的盆满钵满的勾当,我叶国欢有什么做不得?

卓子强,一个绑匪,一个极其嚣张的绑匪,他敢只身一人在警察的监视下,大摇大摆的走进富豪家勒索30亿的赎金,也敢把30亿现金绑在自己的跑车上高速狂飙,卓子强与前两人不同,如果前两人做贼是为了生计的话,卓子强现在则纯是为了“事业上的挑战”;

30亿的绑金使得卓子强有了一座“事业”上不可逾越的高峰,没有什么会比这一单更刺激了,卓子强是个疯狂的人,他有花不完的钱,可以享受所有,但就是愁于再也没有什么能“刺激”到他的感官;

直到有一天,江湖上忽然传出“卓子强、叶国欢与季正雄三人会面商量合作一起大案”的传闻,卓子强突然意识到这可能就是他一直在寻求的“刺激”,于是卓子强重金悬赏叶国欢与季正雄的消息,奖金甚至超过了政府的通缉奖金,三大“贼王”的人生慢慢向一起开始靠拢……

卓子强这个人物由陈小春来演绎,我认为没有第二个人比他更适合这个角色了,卓子强有“山鸡”的嚣张与“韦小宝”的乖张,他不像叶国欢靠蛮力打打杀杀,也不像季正雄靠阴谋诡计东躲西藏,卓子强靠的是“空子”,法律的“空子”,规则的“空子”,让他可以嚣张的在勒索对象家里唱K,也能让他在皇家警察面前吐口水;

卓子强代表着一群人,就像当年洪兴社的那群古惑仔,香港回归之前他们混的很舒坦,他们认为所谓“回归”只是走个形式,“我的天下还是我的天下,‘大陆仔’能把我们怎么样?”

于是他们依旧嚣张、疯狂,卓子强载着炸药在街上狂飙,狂笑着盘算在“回归”之际让三大“贼王”搞个大新闻,扬名世界,这个能用应变能力强到一人解决数十名部队兵从容脱身的卓子强,相信自己也能在“新世界”找到让自己依旧潇洒的出路;

他依旧狂妄,依旧放荡不羁,他还是那个卓子强,然而换了规则的香港却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香港,时代变了,卓子强才慌张的发现,纵然他有整整一顿炸药,居然什么都没能阻止得了……

叶国欢的戏份则是《树大招风》被内地禁播的主要原因,任贤齐饰演的叶国欢,他被走私的利润所震撼之后决定带着兄弟拿着全部身家“洗白”,改名张大宝,做起了走私生意;

为了拿到一张工商批文作为“护身符”,往日手持AK的悍匪,留长了头发,穿起西装戴上斯文的眼睛,托人找关系找到了一名工商局的“陈科长”;

酒席之上,牵线人告诉叶国欢规矩:“张大宝”要拿一个中等成色的古玩花瓶赠与“陈科”,等过几天“陈科长”玩够了,再由“张大宝”花20万买回去,“合情合理”。

但“陈科长”眼睛微微眯起就说这花瓶价值起码30万,叶国欢也只能满面堆笑:“你说30万就值30万”,“陈科”一见“大宝”如此爽快,工商批文明天上午就能来拿,当然,这花瓶明天上午“陈科”也就“玩腻了”;

虽然被羞辱勒索一番,但叶国欢还是认为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了,谁料走私货物刚刚靠岸,就被海关一网打尽,手下与货物一并扣押,一切的严丝合缝使得叶国欢措手不及,于是叶国欢连忙感到海关求情;

叶国欢未见科长就先被看门的科员层层剥刮,然而海关“龙科”却还屡次不见,为了手下与货物叶国欢只能次次忍气吞声,直到一天科员懒散的告诉叶国欢:“科长说晚上可以吃顿饭,你们先去候着。”

直到很晚,风满楼上叶国欢也未能等到“龙科”,这时牵线人给叶国欢打电话告诉他“龙科”临时换了更豪华的酒店,让他马上过来,并且记得带花瓶,叶国欢连忙奔去酒店,并且在风满楼的包厢里随手拿了一个装饰花瓶;

又是一顿酒席与报价,人与货被赎了出来,但货却又被手下雇的两名开车的“大陆仔”抢走,还把叶国欢的手下从行驶的车上踢下,叶国欢无奈再次找人托关系花重金,终于把货找了回来,但公安局的“宋局”却告诉叶国欢,抢货的是他“战友的儿子”,叫叶国欢不要再追究;

叶国欢终于爆发,扬言此仇必报,一旁的“宋局”摔掉了叶国欢送来的花瓶,把手枪与茶杯拍在了桌上,警告“张大宝”这个“唯利是图的小资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情”,牵线人忙从厕所找来了一个小瓷瓶交到叶国欢手上……

昔日的悍匪叶国欢,看了看周围配枪的武警,与身后的手下,默默地将花瓶放在“宋局”的手上,将桌上的一杯茶举起,一饮而尽……

花瓶不重要,塑料的都行,理由也不重要,能整你就行……

季正雄一点也不想“出名”,正如“最有名的刺客反而是最失败的刺客”一样,季正雄希望世界上没人认识他,他的逃亡生涯十分谨慎,和他接触的下线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因为知道的那些人已经全被他解决掉了;

季正雄阴狠,心思缜密,可以利用任何能利用的资源与人,找合伙人也只找那些互不认识天南海北的人,干完一票马上散伙,多年来一直如此,所以警方一点关于他的线索也找不到;

从加拿大逃亡回来的他,策划抢劫一家金店,最佳的观察位置恰巧在他以前的手下“大辉”家,如今大辉已经成家,娶了个泰国女人,并有了一个乖巧的女儿,大辉看到以前的大佬回来看望他很惊喜,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个大佬的真名叫做“季正雄”。

抢劫一家金店对于季正雄简直易如反掌,但就在将要动手时季正雄犹豫了,因为金店对面的马会人声鼎沸,天价的奖金诱惑着所有人将手中的钱扔进这个“合法的圈套”,马会里抬出一箱箱的钱比抢劫十家金店赚的都多,之前不屑于与卓子强联手的季正雄也动摇了……

几名手下怀疑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贼王”季正雄,于是求季正雄带他们“分一杯羹”,但“我会守住秘密”和“江湖道义”这些字眼对于季正雄就是一种威胁,季正雄毫不犹豫的灭掉了这两个“知情者”,现在唯一的威胁,就只剩下了大辉,以及他的家人……

如何不靠警匪枪战和古惑仔般的“快意恩仇”,将三个犯罪分子的故事拍的精彩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并且由三个导演掌控好一部电影的节奏更是难上加难,不过《树大招风》做到了,并且无论在整体还是细节上把握的都恰到好处;

《树大招风》的背景就在97年香港回归的前夕,从中更深的滋味与共鸣可能只有当年经历过这些的香港人才能切身体会,卓子强嚣张,叶国欢凶猛,季正雄阴狠,三个轰动香港的“大人物”,在时代的面前也只是蝼蚁般的“小人物”,三个“贼王”的结局代表的便是一个“时代”与“规则”的结束;

给我最深印象的便是叶国欢:官场的丑恶与贪婪压得一名悍匪气喘吁吁,叶国欢对手下回忆当年抢劫的记忆时说:“AK后坐力大,不能托着,要压着!”说着便兴奋起来,但无意间的抬头瞥到了“张大宝”三个字时,叶国欢的心里一阵失落……

当年谁不服我叶国欢就要压着谁,因为我是叶国欢!

但现在,你叫张大宝,陪着这些官员笑,让你把酒喝完就得喝完,点菜点梅菜扣肉都会被奚落一番的张大宝,是“见利忘义、唯利是图的小资,张大宝”。

三大“贼王”的落幕也是一个时代的落幕,查尔斯王子关于“你们会走在新时代”上的一番演讲再纵观他们的结局反而是最好的对比,季正雄最后的结局就是对97年的港人或者我们现在大多数的人最好的诠释:

我们拿着刀,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从门那头走出的人,等待他的“越界”,等待他的“背叛”,等待,等待……直到自己昏然睡去,一觉惊醒,发现世界早已另一番天地……

本片又与98年《暗花》有着奇妙的联系:黑警阿琛与杀手耀东杀得天昏地暗,但赢家却是幕后的洪(红)先生;

时代面前,别把自己看得太重,三个“人”,被同行尊称为“贼王”,便真觉得自己是“王”,国家机器面前他们又如此的渺小,对于当时一部分“香港人”自认为只身可以“改天换地”的想法又是一番自嘲,“人定胜天”?那么,谁是“人”?什么又是“天”?

电影中很多东西没法言说,没法图表,只有观者自己细细品味,它被禁不是因为“港独”,不是因为“反动”,而是恰是因为让你看到了不能见光的“规则”,“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风满楼”贯穿了三个人物,两个时代以及一部电影……

举报


My-commit

Latest_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