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入者》我们同情,但永远不会宽恕

带馅的烧饼     2016-12-22

独居的老邓最近因为常常接到骚扰电话而忧心忡忡,电话接通后那一头没有一点声音,但是大儿子大军和大儿媳却认为是老人因为丧偶而引发的臆想症;老邓试着跟小儿子小兵沟通,但却因为她认为“合理”的“闯入”,而演变成因看不惯同性恋儿子的生活习惯引发的争吵。

就这样,老邓变成了两个儿子生活中的“闯入者”,格格不入地生活在老房子里,老邓絮絮叨叨的与死去的老伴儿“对话”,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区内发生的入室抢劫案,一名独居老人被杀害,逐渐让一家人变得警惕起来;

而就在此时,老邓遇到了一个游荡的少年,老邓好心地让他在家里借住,老邓熟睡时梦见了少年躺在了自己身边,让老邓感到了一丝亲情,可睡梦外,少年则站在床边,手中高举着尖刀......

老邓惊醒后发现屋内除了她空无一人,当年在贵阳支援建设时的老照片却被撕的粉碎,老邓又得知了一个消息:老赵死了……

当年的记忆涌现心头:老邓与老赵那时都是红卫兵的积极分子,斗倒了许多人,响应号召后两人的家庭从北京远赴贵阳“支援建设”,但运动结束时老邓老赵两家只剩下一家回去的名额,老赵的家境较为富裕自然成为了第一人选;

老邓为了摆脱这个贫困的地方,偷偷地将当年搜集老赵“违规”的材料递交到了中央,老邓顺理成章的回到了北京,而老赵一家永远的留在了贵阳;

老邓认为老赵的鬼魂来找她索命了……

老邓决定回到贵阳去祈求老赵遗孀的原谅,不过在敲开赵家的门后,老邓被屋子的简陋与破旧惊呆了,那个满面皱纹毫无生气的女人知道来者是当年检举她全家的“邓美娟”后,抬手便是狠狠地一巴掌…..

老邓猛然发现,当时她被她带回家的少年就站在这女人身后,原来他是老赵的亲孙子,去北京,为了寻仇,并失手杀掉了一名独居老人,正在被通缉,这一切,不是梦;

老邓离开后颤抖地拿起电话拨下了110,但始终没敢按下,这个家庭因她变成这样,不能再因她而破碎了,但正在这时,远方的警笛声响起了……

老邓疯了一样跑到少年家跪下大喊:“当年我错了不求你们原谅!但现在要相信我,不是我报的警,警察来了,快跑!”少年听到后一跃而起,不过警察已经追至门口,少年慌不择路向楼上逃去,最后被逼在一扇窗户前,少年探出身去,拽住窗户大声威胁警察不要靠近“否则我就跳下去……”

话音未落,老窗因为年久松动而突然脱落,少年从楼上摔下,只能听见一声落地的闷响,老邓瘫坐在原地,久久的缓不过神来……

《闯入者》是王小帅2014年的作品,“三线生活”三部曲《青红》与《我11》后的最终章,影片最后的镜头便是《青红》开始的镜头,值得回味……

贾樟柯与王小帅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人物,两人具有许多相似之处:贾樟柯爱拍自己出生成长的山西老家,而王小帅爱拍自己13年童年生活的贵阳,二人都是敢于触动“中国敏感区”的导演;

但他们又不同于高喊“中国将亡”、借着民愤东风的喷子,贾樟柯与王小帅往往是用冰冷的现实激发观众的反思和警示,错误与罪行已经发生谁也改变不了,隐瞒和回避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吗?

隐瞒会在短时间内起到不小的成效,但隐患也会随之像炸弹一样逐渐积累,真当有一天败露引爆,将会是对那些从未接触过这段历史的人心灵、认识与观念的毁灭式的冲击;

用信仰的崩塌来换对生存的基本需求不就是那段荒唐年代的根本吗?有信仰的人全都被折磨、侮辱、甚至杀死,没有信仰、只为了“活下去”的人反而成为了那段时间的大部分领导者与施暴者;

有个杀人不眨眼的罪犯在被处死之前对修女大喊:“上帝会原谅他的孩子不是吗?我也是误入歧途迫不得已,宽仁的上帝会拯救我的! ”修女则是冷冷的回应:“不要亵渎上帝,上帝更不是你的挡箭牌。”

信仰的对象不一定是神明,更不意味有信仰就是一个“圣母婊”,信仰不是人们最软弱的地方,相反,信仰应当是人身上最坚硬的地方;

看完电影许多人会骂老邓活该,骂老赵也是罪有应得,红卫兵全当死绝等话语,但王小帅没有将剑锋指向任何人,影片中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坏人”:这些人顽固、偏执、脾气暴躁但面对家庭每个人实际上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维护;

不过为了自己的家庭,老邓不惜牺牲别人的家庭,这点也真实的展现了人性,没有刻意避开,人性就是如此赤裸裸,不过互相撕扯时从来没人想过我们为何在互相争斗?如同宋冬野的歌一样:“我们总是在寒夜中彼此仇恨,但问题的根源却远远远在天边。”

讲个故事:

从前,村长大东一脚把老赵和老邓踹下深井,并告诉他们杀死对方才能活下来,老邓赢了,活了下来,但所有人都在指责爬上来的老邓,但老邓质问他们“如果井下的是你,你会怎么做”时,没有一人发声,一部分人还用“道德”这些虚渺的字眼小声嘟囔,但却没人想起当初把他们踢进井里的人不是老邓也不是老赵,而是大东;

一些事情不会在四五十年的风雨中消散,仇恨比恩情的保质期更长久这是我们不愿又不得不承认的,老邓的救赎这辈子都不会被老赵一家原谅,第一次出于被迫,而最后一次则是无意,但结果就是:一次直接害了老赵一家,一次间接害死了老赵的孙子;

我们总会高呼:“我不是有意的,我也是被逼无奈”,换位思考后我们也许还做不到当事人那种对自我的鞭挞与救赎,当初的红卫兵数量庞大到只能现在用百分比来统计,所有红卫兵并不都是高干子弟,杀完人可以逃,可以被护着,有机会说自己“年轻”,说自己被“蛊惑”;

但一些穷人家的孩子是认为真的能“翻身”才在初期为此疯狂,但中期突如其来的疯狂,使得自己不变得疯狂便会被身边疯狂的“战友”所吞噬,他们本身就没有明白这场运动到底在革谁的命,他们也不懂什么主义,什么阶级,只是自己要站在多数人这边,这样就不会被折磨死;

拼命证明自己和那些“反革命份子”没有任何关系,哪怕对方是自己的生父生母,一场个人的“权力保卫战”将数万数十万的家庭砸的粉碎,没人为这些被用完的弃子负责,那些被这些弃子砸碎的人,更没有;

被伤害过的家庭没人会原谅红卫兵,说是“蛊惑”也好“被迫”也好,虽然可怜可悲但受害者还是不会原谅,这个世界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两极世界,就是这么简单,任何事情都没法用单方面的思维看完全,何况人命关天,红卫兵没资格向他们伤害过的人提出原谅,但一些人也欠部分红卫兵与当时受难的中国人一个道歉。

道德与人性的泯灭在那个年代是随处可见的,对待他人遭遇的漠视却是骨子里的“用0.01%人口的死亡换其余所有人类永远快乐生活”这个交易怎么样?是不是听起来很值?但那死亡的0.01%里有你一个你还会支持这项提议吗?给你自己一个答案。

世界虽并不是非黑即白,但总有人逼你选择,就像2016年8月5日夜,大连这座城从男人变成了女人,石头有“思想问题”也会招来杀身之祸,更何况是幸福的我们,重庆,我看好你;

一些人,一些事,无法被原谅也无法释怀,不能被理解也不能被承认,别想着去改变下一代的眼睛所见,谁都无法控制一切,该钉在耻辱柱上的永远逃不掉,哪怕在SiO2的包裹下,耻辱柱上也为您留了一个位置;

正视荒唐的历史,放下仇恨也许很难,那就背着吧,等哪天释怀了再放下,但请把仇恨背负到你这代的身上就为止,因为你要交给你的下一代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希望与思考,之所以会被操控是因为那时的人没有自己想法,也不具备思考的条件,那时只为“活着”,现在则是为了活着的意义;

传承你的希望,别让几代人都活在阴影里,你的生命不应该浪费在曾经一群脑子进屎的人犯得错误上,别面对那些不值得面对的 “闯入者”,五十几年前是,五十几年后也是。

举报


My-commit

Latest_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