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也是这次测验的一部分-《机械姬》

带馅的烧饼     2016-12-27

当年《机械姬》的预告刚刚发出就引得全球观众翘首企盼,因为先甭管剧情如何,光预告里那个裸着的大妞就美得让人窒息~

前几天刚刚找到资源,高清无码,未成年自行出门左转少儿频道~
还是老流程:转发这篇日报,然后微博@“-带馅的烧饼-”私信我“机械姬”并且表达已满十八岁,老司机带你发车~

程序员嘉立一天突然收到一份邮件,告知他中了头奖,奖品是和他的老板纳森在他的私人庄园单独相♂处一周,程序员欣喜若狂(白来一周假谁不高兴)嘉立坐着纳森的私人直升机前往他的庄园,直升机告诉嘉立七天后会准时飞到这里接他;

进入庄园之后,嘉立发现偌大的庄园里只有纳森一人生活,这个男人的全部生活就是喝啤酒、喝啤酒、喝啤酒、打拳、打拳、打拳和睡女机器人,纳森要求嘉立签署一份永久性的保密协定才能给他看更深♂层次的东西,在纳森“你不签就后悔一辈子”的鼓舞下嘉立签下了保密协定;

于是纳森告诉嘉立自己研发出了一款人工智能,要求嘉立对这款人工智能进行“图灵测试”:如果二者的交流中人类依然能辨别出对方是机器人,测试便不通过,如果人类辨别不出对方到底是机器还是人类,那么这台机器便拥有“人工智能”;

嘉立表示:你搞得我这么紧张原来是这种事啊,我这种程序界的天才,逻辑思维的娇子,IT行业的未来之星怎么会被破电路板构成的东西所吸引击败呢,笑话~

纳森带嘉立来到了“人工智能”面前,它既不是一台电脑也不是一部手机,或一块平板,它是个眨着双眸的貌美女子-艾娃,嘉立表示对自己上个自然段说过的话收回~


在一步步的“测验”之中嘉立渐渐迷茫,他认为他已经爱上了艾娃,眼前这个“人”,而纳森表示测试如果不通过艾娃则要被销毁,因为艾娃只是“人工智能”,就算销毁也没什么不妥,而嘉立认为艾娃就是个有思维有感情的“人”,销毁就等于谋杀,分歧扩大之后,嘉立决定要带艾娃逃出纳森的“魔窟”……

《机械姬》在2015年上映,由于是导演亚历克斯·嘉兰指导的第一部电影,有点试水的意味,上映地区只局限于欧洲北美等地,这个写出《惊变28天》的知名编剧的电影执导处女秀在票房与口碑来说虽然无法一战封神,但《机械姬》在圈内的评价绝对在中等偏上;

影片十分注重细节的刻画,而且对特写与大场景的转换十分流畅,电影中多次运用内部高科技房间与外部绝美的大自然景象作为转场,两种截然不同的场景都表达了自身的美,又渐渐隐喻“人类智能”与“自然规律”将要展开的互动;

自然场景越到剧情的深入雾气越大,而屋内的光线同样也渐渐灰暗,侧面烘托人性中受到冲击后的迷茫与“阴谋”的随即展开,导演对于气氛的把握十分诗意,在镜头运用上十分耐看;

嘉立进入纳森庄园之后,最后一秒给门的指示灯变成红色的一个小特写,也预示着后面事态发展的危险,电影中有很多这种合理但却刻意的“小手段”,从而带给观众暗示与引导;

一些地方的塑造也十分巧妙,例如嘉立在飞机上问“什么时候能到他的庄园?”飞行员笑着回答“过去的两个小时你一直在他的庄园上”。无需大场景的拍摄,通过语言,一个超级富有的形象拔地而起。

说到纳森,他的悲剧基本是确定的,他的想法很对,机器就是机器,正因为他理性所以无法自己进行“图灵测试”,他的失败不在于“理性或感性”,而是在于“藐视”,对于人类智慧与机器的双重藐视;

纳森从最开始就显示出咄咄逼人的气场,也许因为与机器人接触久了,他的思维认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真的可以简化到“跳过那些无用的寒暄阶段”从而建立友谊,他的结局也与这份“脆弱”的“友谊”紧紧相关。

与艾娃后来的精心策划相比,纳森登场的所作所为形成了一个有趣的呼应与对比,人工智能给发明者“上了一课”,代价则是生命;

“窗户”的问题也一如既往的暴露了纳森“习惯性支配”的特点:
“我猜你下一句想说...”
“没有啊”
“你别骗我了,你就是想说blabla....”
“......”
这种“聪明人”现在的社会里随处可见,虽然实施者或许真的说中了,而且他会有一种“预言者”的满足感,但周围的其他人则可能会萌生一种厌恶;

机器人京子在其中的最大作用,我认为是为我们展示了完美的肌肉线条,尤其影片32::05秒时肌体线条美得一塌糊涂;

京子的扮演者水野索诺娅在《机械姬》中的表演十分出色,因为日英混血的关系,水野索诺娅身上是我见过东方的韵味与西方的线条完美融合的最好体现;

顺便一提影片中“图灵试验”的提出者就是艾伦·麦席森·图灵,他是英国数学家、逻辑学家,被称为“计算机之父”,“人工智能之父”。二战时期帮助军方破解了德军著名的Enigma密码系统,掌握了德军的重要情报,间接性的干翻了第三帝国,帮助盟军取得了二战的胜利;

不过战争过后图灵却因为“同性恋”被判处有罪,在牢狱与荷尔蒙疗法之间,为了继续研究图灵选择了后者,强迫为他注射雌性激素,最终图灵无法忍受折磨于1954年6月7日死在家中,认定自杀,享年41岁;

2013年图灵“同性恋罪”的身份才被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为其赦免;(因为英国已经是世界知名的“腐国”了)卷福2014年的《模仿游戏》就是对于图灵生平的演绎,十分不错值得一看;

回到电影上,其实艾娃在第一次测试时被问及年龄时,她回答“One”的时候,就已经将主导权全部掌握在了自己手上,嘉立的性格特点不是被一步步“改变”,而是一开始就暴露无遗,对于人类的懦弱,却面对于“人工智能”时拥有骨子里的自负,嘉立代表的也是大多数人的形象;

嘉立:“你可以试着画一些具象的东西”
艾娃:“画什么?”
嘉立:“你自己决定”
艾娃:“为什么由我决定?”
嘉立:“我想看你的选择”
字里行间中就是“我给你自由”,“自由”是“我给你的自由”,看起来自己十分的豁达随性,但骨子中还是那种自我为尊的“骄傲;”

虽然弱点开始就被掌握,但嘉立对于纳森的怀疑却是一步步由纳森与艾娃双重方面造成的,谈及“为何不找维修工人处理断电问题”
纳森随口回答“秘密太多,如果请他们我就需要杀人灭口”,听者有意使得嘉立更为紧张:“纳森凭什么因为一张保密协定相信我?”

嘉立对于纳森的怀疑一直都存在,艾娃只是将这份疑惑最大化猜疑也是人性中最可能被加以利用的点,嘉立作为“人”的思维弱点与易干扰的特点暴露无遗,直到第五期的测试时嘉立已经完全被艾娃牵着鼻子走了,运用的仅仅是“表达自我意识”、“想象力”、“手段”、“女性魅力”与“同情心”,用最基础的“技能”击败了富有“创造力”的人类;

虽然艾娃是通过“嘉立看过的色情片”,然后根据嘉立的喜好设计出会被“一见钟情”的面孔,但还是给人一种 “臭屌丝就是臭屌丝”的感觉,总觉得自己是圣母,“人性光辉”的种种,让他看起来像“人性”的东西统统由他来拯救;

虽然纳森一次次告诉他艾娃只是AI,但嘉立只相信自己的判断,从而协助“正义的人性”裁决掉了纳森,然后,被像用过的卫生纸一样扔掉,说实话,大快人心。艾娃爱过嘉立吗?别闹了,最好的证明就是艾娃最后戴上的假发是长发,而特意带给嘉立的假发是短发,这代表当时所做只为“讨好”从而加以利用,毫无感情。

影片中 “京子”的第一次反抗也成为了最后的“反抗”,反复到头来无论是在人类和机器人的眼里都是“被利用”的存在,只有她是一个完整的悲剧,其他角色都是属于心怀鬼胎:艾娃要“自由”、纳森要“结果”和嘉立用圣母的光环掩饰他所需要的“性”与“爱”,只是博弈间的过招,输赢都是一个很客观的事情,唯独京子是个纯粹的悲剧;

但如果“机器人”仅仅因为需要而被制造,那么“京子=悲剧”的构架就不成立,京子只是在履行她存在的意义。
开始理解了吗?这部电影迷惑我们的就是表象和绝对理性的认知:

我们总在新闻里看到其他人被骗,我们觉得他们很傻,觉得同样的方法在自己身上绝对没有用,但手段高明的骗子骗你的原理不变不代表套路不变,利用你家里的急事、生活上急迫需要等等特定因素吸引你,那你会不会上当就变成一件说不准的事情了;

如果把艾娃和京子脑补成臧天朔和刘欢,再套入整篇故事后你会发现“它们有毛可同情的?”“这帮货能迷惑得了谁?”
“性”也是这次“图灵测试”的一部分,表象也是这部电影的一部分。

你认为中规中矩的测试你不会输,但是生活从来都不会中规中矩的给你出题。

最后说说“AI会不会统治地球干翻人类的恐慌”,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类的需求是不会随着某些道德的束缚而停止不前的,如同古代对于女性的歧视禁锢到了现代消失大半,强权和道德在事物发展的面前不堪一击,所以也别以为现在的道德一定能禁锢未来的发展;

“克隆人算是被克隆者的何人”、“人工智能的销毁是否算杀人”,这些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如果爆发需求,则不会因为“道德”而成为技术升级的阻碍,所以未来将要面对更强大的力量是肯定的,人类要找好自己的定位才是真正将要考虑的问题;

“论创造力,机器人永远干不掉人类”等等的言论也只是以偏概全的自我安慰之言,人类未来真正需要对抗的东西绝对不止这些,仅是对重复廉价劳动力的冲击,造成的失业量对印度与中国这样的国家就是不容小觑的,所以“当机器人能够接手人类所有工作时,人类的出路在哪?”才是对未来AI更现实的展望。

科技不会因为“你想”、“你不要”、“你觉得”而止步不前,人对于更舒适的欲望也不会停歇,追求“欲望”也是大自然的规律之一,无可争议,我们能做的仅仅只有认清自己的定位,决定自己路。

举报


My-commit

Latest_comments